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蜂舞甜蜜诗界

诗人诗评家孙祝田的原创交流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孙祝田,《人民诗界》纸媒主编,纸刊《中华诗人》杂志评论部主编,出版有诗歌论著《诗眼看天下》等多部著作,主编多部典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孙祝田散文两篇/悲悯情怀/京胡的民间神韵  

2017-09-12 02:21:27|  分类: 散文诗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孙祝田散文两篇

 

悲悯情怀

 

山东/孙祝田

 

娘的父母离世的时候,娘常常讲起他们的事情,说着说着就是一脸泪水。

爹的爹娘下世的时候,爹常常愣神抽闷烟,也会被我看到抹泪。

爹娘离我而去的时候,我才知道,他们在自己爹娘辞世很长的时间里,那些看似无原由的泪,都是悲哀和思念。我娘是2009年的那个月走的,爹在去年麦收时弃世。七八年想娘,一年余念爹,我的生命时空里,许多的快乐和欢笑也都免不了悲重,会暗暗的羡煞旁人,会喜欢高龄老人。那些让爹娘高兴的事情多好,总是显得太少了。那些让爹娘牵挂的事情,却戳伤自己的梦。心情塞满天空的时候,喜欢诉诸文字的我,却敲打不成章句。

朦胧模糊的天地间,究竟是没有了他们的声语行踪。深深的知道,如此情怀注定难释。坟茔在脑子里生根,另一个世界在心灵中存在。喜欢闻到焚香的气息,在飘摇的烧纸和飞舞的火苗中看到爹娘的欢欣,感受至亲的温馨。感受跪在天地间更接近爹娘,感受到泪水可以让他们感知我真实的想念。

母亲走的那年冬天一改暖冬气象,出奇的昏暗出奇的冷,我所养的几十群蜜蜂经不住寒气,被我葬在自家的树林。有一梦境是娘喜欢的春暖花开,她在丛林里行走,周围蜜蜂群起群落。那浓郁的蜜甜气息里,娘微笑着,好像看到人世的家人。其余的梦境大都是娘忙碌影像,有时是抱着磨棍磨面,有时是和面揉面,有时是急急火火的走在路上……。最清晰的是对着我的微笑,可能是在平素日子里就对儿子偏爱的微笑,可能是在病痛中不愿让儿女担心的遮掩的微笑,更多的是一贯的坚毅一贯的对儿女的体恤……

父亲不大喝酒,就是抽烟。梦到他看着电视笑,悠悠的抽着烟。更多的时候,梦到他蹲在地头,靠在一棵老槐树下,看着自己的庄家,一口口的抽着手卷的大喇叭烟,青烟逸作云花,一朵朵飘向庄家上空。

有一次梦到爹娘在我童年的老院,却是现在的我们。姐妹们也都带了自己的孩子来,爹娘看着我的外甥们和我儿子在人空子里追逐打闹。爹娘看着孩子们笑,我们看着爹娘笑,姐姐点划着爹娘说:“你看看欢喜地!”突然就是黄昏,在麦地,麦地变冰冻,爹娘往西走,喊他们不回头……

 

 

京胡的民间神韵

 

山东/孙祝田

 

流云长天,斜阳乱草,以及风雪和梅花,都在抑抑扬扬的琴声里敞开心思。

破旧的躺椅上,朴素到不能再朴素的老人,甚至来不及掸去田里归来的尘土,把个京胡拽出生命的奇妙神韵。

这些实际并不常见的影像,不是在你的梦里,就是在我的心里,至少在他的耳边,清晰而切近,可思而不可一触。在你举手间,也许就错失了精神的浸润。

就是一个平民,一个出入乡村的老人,一个能让木头开口,一个曾把古国琴器拨弄的风采横生的男人,在许多人心里留下抹不去的美妙慈祥。他的笑,让你感觉不到他的苦,他的关爱让你忽略了老者种种艰辛的存在,你会不自觉地落入这个老人的亲情慈爱的享受中。

一位公认为脾气古怪的老支书,谈起这位老人,三句话离不开三个字“好人哪!”还说“说党员,好党员那是一个呀,真正的好党员。解放前的党员中,这人干实事不说,你想想,都想法巴结着升官发财,他却从乡镇级区委申请到“五一”社,最后回到村里,就是为了解决矛盾,为了让政策真正的落实下来。”他另一位老友说:“这想想就知道,他工作过的地方,向上面推荐了不少人才,听说有市里的领导看望他,还有省级的高干给他写亲情信,这个都不奇怪啊!当年要是没有这个好干部的推荐,他们干啥还不知道呢!”

不干村官的时候,村领导的退休制度还没有落实,之前也没有既定的干部工资。也就是说,这个解放前的老党员,干了一辈子革命,做了大半生实际的领导工作,从一个干练的农民开始回归到一个脚踏实地的庄稼老汉。曾有县乡领导握着他的手说,“怎么地也得给你些待遇”,他从未放在心上,他说过,领导事儿多,有空能办就办,没空也是有这个心了。

特定的历史时期和清正的做派,扎实的作为,自然不会给家庭带来特别的福利,清贫二字正是这样的村干部的写照。但这个老人却不是影视剧中清正干部那样严正强硬,这是一个用慈祥处世的人。所以每个感到他的好的人,给他的都是尊重和亲近之情,而不是敬畏!

那一年欣赏他的领导要带他去别处工作,婉辞是他的性格;那一回一公司老板要高薪聘他做乐师,是带学生的乐师,谢绝是他自然而然的选择。不是不需要钱,从未看重钱,从来倚重的是对乡村对土地对亲友的真挚深情。或许没有人看到他有什么样的丰功伟绩,把事情做到每个需要的人心里去,每颗感恩的心里就行走着他的身影长留着他的笑容。

身为儿女亲人,自然更能享受到老人带来的祥和慈爱。儿女七个家庭的亲人们,无不感念老人亲他敬他。

较晚走近他的人,都有一个奢望,就是那些挂在墙壁或束之高阁的古典乐器,能再次被老人拨弄弹奏出爽心悦情的曲目。这确实是奢望,所以从未成真。只在他人的回味中感受,在那些还得以保留的奖品中得些鉴证。

后来的日子,老人虽然也住进了好一些的院落,但艺术感觉中的心,总给出一个特别的镜头:斜阳暮,下地回来的老人,收拾一圈家务,沏了茶,毛巾搭在肩上,就取了一把精美玄妙的京胡,斜坐在躺椅上,便有乐音清新明亮的精美玄妙飞扬流畅,有欢快有沉思,有凝重,更多的是畅达,是春江花月夜的感受……

这是一张从未经漆的木质躺椅,风化灰暗,经年的躺座,早已是稀松无力,这躺椅在低矮的土房子之间,在倒了两边院墙的高处,下面可能还压着狂草;这把京胡,来自一次最得意的演出,做人的体验与戏曲人生的感悟之中,入情入境,感染了唱者感动了观众,令评委震撼,就有了这把精工的乐器;此时琴声飞扬恣意穿透云天!夜色下来,星辰似乎比他方多了很多光亮!

一个早年成孤的人,挑起茶叶担子,走街串巷,用自己的坚强还上遗留的陈债;一个乐观通达的人,爱上乐器,走近乐师,开始用木头话说人生心性;一个不忍心看着别人受苦受难,不甘心随波逐流的人,热心做事,被看中,被吸收入党,开启做乡村干部的人生……看到几个破旧的乐器,有时我想,一个深谙乐理的人,他用自己的处世为人演奏了一支温暖的生命之曲,余音不绝。

抑抑扬扬的乐音,很多时候就在村西的土地上空落下来,坟茔前烧纸的人们就在这乐音深处怀想亲人。

“写啥呢?”孩子凑到电脑屏前一看,眼泪就下来了。都不用说什么,这样的一个老人在我们心底,就那么慈祥的坐在躺椅上,京胡一把,一任乐音盈满时空……

而此刻,伴随我的泪水,落下二十个字:

孤起和善修,

众生无怨忧。

京胡非为戏,

一念清风流。
注:为缅怀岳父尹登鳌先生,原作于2016年冬,定稿于2017年7月6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